您当前的位置:寻根动态
著名的乡村教育家王拱璧
 
发布时间:2011-7-28 16:17:33

    王拱璧,名璋,字拱璧,后以字行。兄弟三人,居其长。1886917日生于河南省西华县孝武营村(今漯河市召陵村青年村),1976327日在郑州病故,享年90岁。

    王拱璧的父亲是个半耕半读的旧知识分子。奇父王际泰白天耕作,夜间苦读,科试为全县第一名,但他却毅然舍弃科举功名,热心乡村和社会公益事业。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在本村创办崇实小学堂,潜心教授邻里子弟,此举对少年的王拱璧影响深刻。其母邵金玉,为名门闺秀,知书达理。且乡村知识比较丰富,常给孩子讲述民间故事和歌谣。父母热爱乡村,献身教育的崇高精神,对王拱璧日后成长为乡村教育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王拱璧,少年时期,天资聪慧,勤奋好学,6岁开始在私塾读书,苦读十年,17岁科中秀才。少年的王拱璧以古代爱国志士为榜样,以国家大事为己任,立志救国救民。

    王拱璧12岁到26岁,先后就读于陈州府中学堂、河南高等学堂、上海公学和中国体育专科学校,在上海读书时参加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1912年毕业后受聘担任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今河南大学)助教,1913年升为讲师。

    1917年夏,31岁的王拱璧考取全国公费留学生资格第一名,东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留学,主要攻读社会教育和社会科学,他所选择的研究方向为乡村教育和农村自治。这对他的民族资产阶级世界观和乡村教育思想的形成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他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前途命运,是留学生中的活跃分子,因而被推荐为中国留日学生总会干事,兼河南留日学生会会长。他曾多次发动和领导了数千名中国留日学生参加反帝爱国斗争。如声援五四运动、反对中国专使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活动等筹集会游行。他是一位赤胆忠心受人尊敬的爱国者。

    1920年,王拱璧从日本留学归国,此时,他的民族资产阶级进步的教育思想观念早已形成,对当时中国、河南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传统教育十分不满,对改变乡村落后面貌和民生调敝状况更是踌躇满志,下决心要在农村脚踏实地干出一番事业来。因此,他抛弃了贪图安逸,在省城谋一份好职业的机会,从日本归国径直回到故乡荒村,集合四方人士,组织起一个1500名会员的青年自治会,在孝武营村创办了全省第一个“农教合一”的乡村改革实验学校——青年公学(改本村崇实小学堂为青年公学),实施乡村教育,并将孝武营村改名为“青年村”。意在把一向十分落后的农村建设成为有一定文化教育水平的新村。这一果敢行动,说明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乡村教育改革先行者。这比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的乡村教育改革实验早了整整五年,确实难得可贵。

    为实现上述主张,王拱璧亲自担任“青年公学”董事长兼校长。他把自家的32亩田产,千余册珍贵图书,数十间房产捐给青年公学。在他的影响下,孝武营地主王道济也捐给学校一部分土地和宅基地。同时,他还征得县区每年补助教育经费约400元,加之部分学费收入,初步解决了办学的经费问题。

    青年公学设有幼儿园、小学部、中学部、职业教育部、妇女部、师范部及各种专业、各种工厂,公开办24个班次,均以农事为本。学校教职员及董事会人员,本合作之精神,各本良职,各尽良能,相助为理,相见以诚。多层次、多形式的办学体系,增强了办学能力,使青年公学学员很快发展到760人。1922年,爱国将领冯玉祥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后,对王拱璧的乡村教育改革和农村自治实验深表赞同,并给予表彰和支持,冯玉祥夫人李德全还曾亲临青年公学为师生作报告,充分肯定了青年公学的办学方向,大大促进了此项改革实验的发展。

    青年公学师范部,首届招收农村知识分子和私塾教师共50人,集中半年学习,结业后分任西华、郾城各乡村初级小学任教。此举使王拱璧的乡村教育改革实验逐步向孝武营村周围辐射,扩大了青年公学的影响;职业教育部所设的两个教学班,十分类似于当时中共地下党创办的工农群众夜校,听课的青年农民常达60余人。王拱璧经常给青年农民讲时事政治,主要教材为他在五四运动前后所作的《东游挥汗录》和《河南人民的当头大祸》两本书,通过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进步思想教育,提高农民的思想觉悟,把青年农民组织起来实行新村自卫,适当学习一些军事技术,中国武术等。即学到了知识,又锻炼了身体,因而能在匪患如麻的环境中使青年公学越办越大,越办越好;妇女部两个教学班招收学生60名,在教学程度上相当于高级小学阶段。王拱璧认为中国的妇女教育特别重要,是中华民族振兴国家,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一个良策。他说:“妇女有了知识可以就业,又可以使家庭和睦,教育好子女,将会在实现乡村自治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这反映了王拱璧主张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的进步教育思想。青年公学幼儿园招收全村4——7岁的儿童75名入园。有谈话、音乐、手工劳动、习字、数数、图画、讲故事、茶话会、清洁检查、游戏、运动等项目活动开展。幼儿教师3人,设备有多样自制玩具。该幼儿园是河南省当时仅有的5所幼儿园之一,在幼儿园人数居全省第一位。

    青年公学小学部和初中部是该校的教学主体。该校1923年前设小学6个年级12个教学班,1923年后陆续设立初中3个年级6个教学班。在教学中,王拱璧从重视学生的生活实际出发,主张教师自己编造教材和教学参考资料,其内容是取优良小学训练标准或项目作参考,又增加些农民生活需要的内容。教学方法,采用启发式、讨论式等,注重学生独立工作能力的培养和训练,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常带学生到田间、果园、养蚕或铁木工等现场,进行直观教学,以增强学生主动学习的兴趣。王拱璧认为应该使学生在德、智、体、美、劳几方面都得到发展,学生应该人人健康活法,他特别强调对中小学生的体育、艺术教育,亲自组织各种体育运动会、艺术文工团,大大活跃了学校的学习氛围。

    20年代初期,王拱璧的乡村教育改革和农村自知实验取得了显著成绩。青年公学的教育质量连续3年在河南省中小学评比中名列前茅,青年村也成了文化颇高模范村,曾受到全国知名学者的广泛关注和一致好评。1923年,黄炎培、宴阳初、朱其慧、李兼方、余同甲等先后到青年村参观考察,《北京晨报》也刊登了《青年公学大略》的通讯报道。1924年,国家教育部颁发给王拱璧二等奖金质奖章,河南省政府颁发给青年公学“惠嘉青年”匾额。然而,西华县青年村就在进行乡村教育取得成绩,并在反日爱国运动做出贡献的时候,19268月(农历),股匪袁英、金魁彬等合股进攻青年村,烧杀甚惨,村民及寄居户50余人被杀害,200间民房和青公大半校舍被烧毁,所幸青年公学师生员工数百人由于事先策划,提前转移按桥镇,免得伤亡,学校被迫停课。11月王拱璧在砖桥主持召开董事会,决定先分别复课。嗣后,王拱璧携眷区开封任职。这一惨痛事实说明,改良主义的道路是行不通的。但是,这种暂时的失败并不能抹杀乡村教育改革和农村自治实验的进步性。

    王拱璧从土匪、溃兵对青年村袭击的事件中吸取了深刻的教训,逐步由改良主义走上了民主改革的正确道路。

    1927年,王拱璧受聘到河南中山大学教育系执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主讲“乡村教育”、“农村社会学”、“农民问题”等课程。他在讲课中密切联系自己从事乡村教育改革和农村自治实验的多年实践,努力宣传乡村教育理论,传授陶行知“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手脑并用”等教育学说,并主编河南中山大学《建设月刊》,引导师生开展农村社会调查,撰写乡村教育实践方面的报告、论文,深入研究中国的农民教育问题,由于他的努力倡导和孜孜不倦的教育实践活动,河南大学(原河南中山大学)教育系在30年代初期即形成了教育理论和乡村教育实践相结合的朴实学风。

    1931年,王拱璧经常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民主进步活动,并把不少于中共地下党员中的知识分子保荐到家乡青年公学任教,支持青年公学中共党支部的各项工作,从而受到国民党特务的多次严重警告,但他毫不妥协退让,依然坚持自己的正义斗争。不久,国民党河南省党部指示河南大学解聘了他的教授职务。1933年,他在著名教育家,原河南省教育款产管理处处长林伯襄的竭力推荐和帮助下,受聘担任汝南契税局局长,专职负责汝南地区各县教育经费和当地几个省立学校经费的筹措工作。在担任此项工作期间,王拱璧利用两个寒假和一个暑假的100多天时间,亲自组织河南省立汝南师范学校和河南省立汝南中学的部分师生在汝南各地广泛进行农村调查研究,足迹遍及730个自然村。一方面了解各地契税征收的情况;另一方面了解各村青壮年农民的识字状况、学龄儿童的失学状况等,并就这些地方的教育情况编写出版了《豫南百村》一书,约6万言。此书以比较翔实的第一手资料,从理论上、实践上有你地说明了开展河南乡村教育、实行农村自治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19381月,由于政见不合等原因,王拱璧卸任了汝南契税局局长职务,又在河南省抗日救国农村工作服务团负责人、著名教授范文澜、嵇文甫的推荐下,到镇平组织“战时工作十人团”,全力投入农村的抗日救国宣传教育工作。武汉沦陷后,他受聘担任四川西昌禁烟监运所所长。此期间,他组织流亡学生对西昌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实地考察,并亲自撰写《西昌建设方案》、《西昌风情》、《粛清私烟与打倒帝国主义》等一系列调查报告学术论文,公开在成都、重庆各报刊连续发表,继续宣传他致力于乡村教育改革和农村自治实验的各项主张。

    1942年,王拱璧在家乡的多次催督下,冒险越过几十道关卡,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将“青年公学”改为“青年中学”,再度担任董事长兼校长,克服重重困难,继续坚持开展乡村教育改革实验,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千方百计掩护中共地下党支部和进步师生的革命活动。这清楚地表明王拱璧已经从改良主义转变为一个坚定的民主革命者,他是一个能够随着时代潮流的前进始终站在教育前列的进步教育家。1945年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原抗日民主根据地在他的家乡建设民主政权,他以无比喜悦的心情投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和文化教育建设,使青年中学的教育事业得到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1947年该校师生人数达到900余人,是30年代青年公学中学部师生人数的8倍。青年中学贯彻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方针,3年毕业学生近千人,为中原解放区培养了一大批干部人才,受到了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中共中央中原首长的表彰。

    新中国成立后,他长期任河南省图书馆副馆长,河南省第一、二、三届人大代表,河南省政协委员、民盟河南省委员会委员等职。王拱璧一生著述甚多,有《东游挥汗录》、《河南人民的当头大祸》、《体育谈荟》、《豫南百村》、《农村服务经验谈》、《西昌风情》等著作,诗歌有《泸山风云之歌》、《人民风暴》、《西昌怀念》、《宁远河山》等近百首,并创作《中华男儿》、《马赛革命》、《新少年》、《铁血长城》等数十首革命歌曲。他是一位有重大影响的多才多艺的乡村教育家,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代乡村教育史》,记述全国著名的7位乡村教育家,王拱璧排7位之首。